《都挺好》背后:“爆款王”正午阳光与大赢家马云马化腾


热钱流出,行业寒潮来临,“国产剧良心”正午阳光在此时再度推出新作《都挺好》,并在3月25日迎来了大结局:倪大红饰演的父亲苏大强因为阿尔茨海默病认不出姚晨饰演的女儿苏明玉,苏明玉辞职照顾父亲。


在《都挺好》热播的26天里,电视剧的片段、衍生讨论、表情包轮番登上微博热搜,也为出品方正午阳光不断带来话题与收视率。


从2015年的《伪装者》、《琅琊榜》,到2016年的《欢乐颂》,由几名“山影出走人员”创建的正午阳光凭借多部高收视率、高口碑的电视剧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都挺好”公司。而在品牌走红之后,正午阳光也迎来了背后明星股东黎瑞刚、马云、马化腾等,并最终作出侧重资本还是侧重内容的抉择。


随着公司不断发展,正午阳光曾提及的IPO将何时兑现也是众人的疑问。但伴随着2018年资本从影视行业加速撤离、多家上市公司市值缩水,在多位分析师看来,无论是正午阳光被上市公司收购还是进行IPO都“道阻且长”。



口水与热度齐飞 《都挺好》的幕后赢家指向马云、马化腾


母亲重男轻女、父亲“作天作地”、大哥只会说失望、二哥是妈宝男,2019年春节刚过,直指原生家庭问题的电视剧《都挺好》口水与热度齐飞。截至3月26日午间,《都挺好》的豆瓣评分由最初的8.6分下降至8.0分,但在近年国产电视剧中仍保有较高分数,评价人数也达到了7.8万人。但与此同时,也有不少批判的声音存在,如有人批判该剧中的奇葩人设有些失真。


在《都挺好》背后是刚成立不满8年却颇有口碑的正午阳光,以及正午阳光的实际受益人侯鸿亮、马云、马化腾等。


天眼查显示,目前正午阳光股东共9家,大股东是持股比例35%的苏州志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是持股比例16%的华人文化有限责任公司,随后依次是侯鸿亮、孔笙、李雪、孙墨龙等7人,持股比例在15.19%-1.47%之间。


正午阳光的前两大股东的股权关系最终均指向马云、马化腾。


先从持股比例35%的苏州志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来看,该公司是华人文化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华人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又是苏州华人文化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99.99%的公司。


这家间接持有正午阳光股份的苏州华人文化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公司有两大明星股东,分别是持股比例23.15%的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持股比例23.15%的深圳市文娱华章科技有限公司。两大明星股东中,前者由马云直接持股80%,后者则通过层层股权关系,由马化腾持股54.29%。


加上华人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本身也持有正午阳光的股份,最终算下来,马云持有正午阳光9.44%股份,马化腾持有正午阳光6.41%股份。在正午阳光6名最终受益人中,二人分别排名第3和第6。


那热播电视剧究竟能为正午阳光及背后股东带来多少收益呢?


在2015年《伪装者》热播时,电视剧制片人、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伪装者》的投资决算是6000万,这部剧的利润率在70-80%,“能以比较快的速度顺利完成制作和销售,我们还是比较满意的。”


如果按照侯鸿亮所说利润率7成来计算,《伪装者》的利润大约在4200万元左右。


而同年播出的《琅琊榜》也收入不菲。当年媒体报道,《琅琊榜》在电视台、互联网以及海外的版权收益总和,已让出品方收回了1.1亿元的投资成本,截至当时,电视剧的版权销售还在游戏等方面持续发酵。


有媒体称,《都挺好》版权收入有望接近5亿。



《琅琊榜》剧照。

《欢乐颂》剧照。


各路资本纷纷涌入 正午阳光开始资本与内容的较量


《都挺好》背后的出品方正午阳光创立尚不满8年。


在多方资料中,制片人侯鸿亮、导演孔笙、导演李雪被称为创作班底的“铁三角”,这三人此前都在如今已经改名的山东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影”)任职,而侯鸿亮当时更是山影的总经理。


2011年8月,孔笙、李雪、孙墨龙创立了正午阳光。天眼查信息显示,在2014年12月30日之前,上述三人的出资占比分别为60%、20%、20%,当时正午阳光的股东为此三人。


《经济观察报》此前报道称,正午阳光成立之初,定位是一家后期制作公司,是为方便孔笙、李雪、孙墨龙三位导演的影片后期制作而专门成立。很长一段时间,正午阳光都被外界认为是山影的“马甲”公司。


而在正午阳光成立的早期,公司有不少作品都是与山影联合出品。2013年前后,《伪装者》和《琅琊榜》制作,其中,悬疑谍战剧《伪装者》由山影和正午阳光联合出品,由李雪执导,胡歌、靳东、刘敏涛、王凯主演。


古装剧《琅琊榜》由山影、正午阳光、山东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北京儒意欣欣影业、北京和颂天地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圣基影业有限公司等多公司联合出品,由孔笙、李雪执导,胡歌、刘涛、王凯等主演。


媒体报道称,侯鸿亮在加入正午阳光之前,任职的山影正处于准备上市阶段,侯鸿亮在资本与内容之间挣扎,《琅琊榜》的制作也坚定了侯鸿亮对内容的坚持,最终选择辞职。2014年,侯鸿亮正式加入后,对公司进行重组,转型为独立制片公司。


天眼查显示,2014年12月30日当天,侯鸿亮出现在了正午阳光股东名单中,根据出资额度的变化,正午阳光股东变为了持股比例达31%的侯鸿亮、持股比例25%的孔笙、持股比例18%的李雪、持股比例15%的孙墨龙等。同天,正午阳光的董事长、首席代表、监事也均由孔笙变更为侯鸿亮。


2015年下半年,《伪装者》和《琅琊榜》先后首映,正午阳光凭借内容“走红”。


如果说侯鸿亮选择离开即将上市的山影,是一次介于资本和内容之间的犹豫,那么2016年-2017年的正午阳光又陷入了同样的循环。


随着内容与品牌的走红,各路资本纷纷涌入正午阳光。


2016年1月,正午阳光宣布获得华人文化基金的A轮投资。天眼查显示,1月25日,苏州志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现在股东名单中,持股比例25%,而侯鸿亮的持股比例从31%下降至23.25%,孔笙的持股比例从25%下降至18.75%。苏州志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背后大股东华人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黎瑞刚成为正午阳光股东。


2016年4月,华人文化有限公司增持正午阳光,持股比例达到16%,而侯鸿亮的持股比例再度下降至15.19%,孔笙持股比例下降为12.25%。也正是这两次投资,为正午阳光带来了背后明星股东马云和马化腾。


伴随着各路资本的增持,正午阳光是否会被资本裹挟的质疑声渐起。


2017年5月,一度热播的《欢乐颂》续集上映。媒体披露的《欢乐颂2》招商广告显示,电视剧最高拥有3家钻石级别合作商和5家白金级别合作商,费用分别是800万和500万,如果名额全满,则电视剧广告收入4900万元。


《欢乐颂2》如期开播后,50多家广告植入近亿广告收入引发众多盘点与吐槽,伴随着电视剧剧情发展,《欢乐颂2》豆瓣评分也下降到了5.3。


业界对此评论称,《欢乐颂2》虽然收视也不错,但是不管是口碑和影响力,和第一部比起来都有很大减弱,即使是同一拨人,如果不认真对待作品,也可能遭遇滑铁卢,相信正午阳光可能从中嗅到了危机。


影视寒潮下的商业新逻辑 与签约艺人合开公司


被资本追逐的影视业究竟如何走向?


侯鸿亮曾透露,正午阳光有过成为覆盖产业链的全能型公司、建设影城的想法。不过最终,正午阳光还是选择了内容。


2017年9月,正午阳光发表业务调整公告,宣布取消艺人经纪业务,公司表示称,面对市场日益严苛的要求和观众越来越高的期待,正午阳光需要把更多,甚至全部精力投入到内容创作中。


在正午阳光宣布取消艺人经纪业务之前,根据公司官方微博,公司旗下包括靳东、王凯、刘奕君、刘敏涛、乔欣等签约艺人。


知名文化科技领域投资人曹海涛告诉新京报记者,2009年开始,资本逐渐进入影视业,文化投资热潮兴起,但剧本不完善就开拍、拍摄完成后无法接受市场考验的情况也层出不穷。


曹海涛表示,从2016年起,明星片酬不断上涨、收视率造假频发、互联网平台压缩影视公司毛利、资金从影视业外逃等多种因素叠加,影视业越来越燥热,生存环境也更加严苛。另一方面,观众已经不再满足于仅有明星没有剧情的影视作品,对于优质制作团队和优质演员的需求越来越高。


有专家进一步分析称,在这种宏观背景下,坚持优质内容导向还是坚持高片酬艺人导向其实是矛盾的,如果是以优质内容为导向,影视剧的制作成本相对固定,演员片酬过高会压缩服装、道具、后期等制作成本,影响影视剧质量,而正午阳光在使用自己旗下签约艺人时很可能不会给予过高片酬,取消艺人经纪业务以另一种方式合作也是“大团圆”的选择。


《新京报》此前也发表评论称,明星当然是很好的资产,靠王凯等人的经纪权,也会有一些效益,但这只是一种最传统的模式。最终,一个企业的竞争力,仍然是在其核心模式上。


实际上,早在2016年。正午阳光就进行了一系列资本布局,其中就包括与公司经常合作的艺人王凯、靳东、刘涛成立公司。


天眼查显示,2016年2月3日,锦麟影视(天津)有限公司成立,股东是正午阳光和刘涛。2月25日,得舍影视(天津)有限公司成立,股东是正午阳光和王凯。4月6日,浙江得空影视有限公司成立,股东是正午阳光和靳东。


而上述做法也被看做是正午阳光与艺人合作的新方式。


随着公司不断发展,正午阳光曾提及的IPO将何时兑现也是众人的疑问。但伴随着2018年资本从影视行业加速撤离、多家上市公司市值缩水,在曹海涛看来,无论是正午阳光被上市公司收购还是进行IPO都“道阻且长”。


曹海涛以中南文化举例称,此前参与投资《我不是药神》《一出好戏》等电影的上市公司中南文化多年来靠收购支撑业绩增长,不仅积累了巨额商誉,收购子公司业绩下滑也就意味着中南文化业绩风险激增。


在公司最新披露的2018年业绩快报中,已经改名为ST中南的公司称,公司2018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861.22%。公司解释称,公司所处的影视行业及游戏行业的政策环境及公司内部环境,其中影视行业受到了监管政策趋紧、从业人员税务风波以及内容消费习惯转变等多方面不利因素的影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与困难。在宏观经济去杠杆的影响下,公司整体上流动资金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生产经营受到了重大影响。


此外,2018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下跌365.48%的慈文传媒也一度提及外部市场及行业整体环境变化等的影响,华视娱乐、新丽传媒则选择终止IPO,开心麻花也以“进行股权结构调整”为由撤回了IPO申请文件。


新京报记者 林子 编辑 陈莉 校对 卢茜